向日葵视频播放器下载

首頁 > 社科普及 > 東方講壇 > 講壇動態 > 媒體報道 > 正文

【科技與人文對話】守護城市安全:用科技建構堅硬屏障的同時,也要有人文的溫度

發布日期:2020-08-28

        說到“安全城市”,很多人腦海中會冒出這樣的問號,我們生活的城市安全嗎?“事實上,從城市防災、減災和救災來說,我們面臨的挑戰非常嚴峻。就上海而言,每年6—9月遭受臺風氣象影響是‘常規動作’。至于人因災害,每天上海發生的火災平均30次左右,還有化學事故、地下空間、生命線工程安全、公共衛生、生態安全和社會安全等等。今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更是敲響了公共衛生安全的警鐘。”在上?萍脊澠陂g舉辦的“科技與人文對話:安全城市,守護生命”應急科普論壇上,有專家這樣說。


        城市風險各種各樣,不確定性無處不在,如何筑牢城市安全防線?論壇現場,同濟大學上海防災救災研究所副所長韓新,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黨委書記盧洪洲,復旦大學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學院教授、數字與移動治理實驗室主任鄭磊,上海政法學院教授、上海市社會建設研究會副會長湯嘯天,從各自不同的學科視角予以解答。專家們一致認為,在借助科技進步建構堅硬屏障的同時,也要讓這個“屏障”本身有人文的溫度。公共安全體系的建立中,我們每個人既是受益者,也都是參與者,更多的急救知識應當在全社會普及,讓每一個生命都能得到最及時救護。



用科技的力量筑牢堅硬的安全屏障


        守護城市安全,首先“要有過硬的硬件”,許多風險是來自設施在規劃設計施工時的不完善。從建筑設計的角度,我們如何做好預案,規避風險?以火災為例,韓新結合他親自參與的火災項目試驗——上海長江隧道、國家會展中心、上海中心大廈,向觀眾科普了一座座建筑的建成背后,怎樣通過技術的力量,用重重的防災測試來保障它們的安全性。其中,許多建筑在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規模和體量,都需要消防設施和防災設施的創新。


        “比如說,上海長江隧道8.9公里長,這個斷面是世界范圍內城市過江隧道斷面最大的,由直徑15.5米的盾構來挖的,這個過程中很多現有災害可能造成的危害和相關的消防設施、防災設施都沒有答案可抄。為了確保安全,我們在青浦專門建了一個試驗基地,120米長,整個斷面和長江隧道的斷面一模一樣。然后我們用不同火災的類別模擬分析它可能造成的危害。因為小轎車或者大卡車、中巴車在隧道里面著火,情況是不一樣的。通過這樣的測試可以對防災設施的性能和所需要達到的設計指標有一個直觀的了解和分析。”


        在保障公共安全上,此次疫情是否也對“硬件”提出了更高要求?韓新認為,“我們現在探討建筑要防火、抗震、抗風,能不能加一個功能要求,將來對于某些特定的公共建筑、體育場館也具備轉換為臨時的類似于應急隔離的能力,這都是非常值得探討的問題,上海市各個區的功能布局怎么有效地和公共衛生體系結合,最終還是要靠設施、設備提升我們的應對能力。”


        經歷這次疫情,人們也深切感受到了公共衛生體系的重要性。我們的醫療體系又是如何守護生命的?在未來是否可以前瞻性地做一些預防?論壇中,盧洪洲介紹了此次疫情中上海公共衛生中心科技抗疫的表現,包括今年1月11日首先把全基因序列向全球發布,上海如何通過強有力的防護措施避免大規模社區感染,以及一系列發表于國際頂尖期刊的前瞻性臨床研究等等。在他看來,此次疫情的發生是一個偶然卻又是一個必然,但無論如何,科技一定會戰勝疫情。“病毒在地域上可能達到一億種,我們了解的病毒只有6000多種。我們現在在做的工作,就是把可能導致人類致病性的病毒用生物安全方法找到,把病毒做動物實驗,做特效藥物研發、疫苗研發,今后再有類似情況發生,疫苗就已經有了。還有公共衛生體系建設包括預警預測、觸發機制都要進一步加強。”


數字化治理最終還是要“以人為本”


        此次“科技戰疫”中,大數據技術的應用在追蹤疫情與人群接觸史,避免大規模社區性傳染上發揮了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也引發了不少爭議的聲音:公眾知情權和隱私權該如何平衡?鄭磊就提到,“我們統計了疫情期間全國發布病例數據的字段,所謂字段就是信息量,有年齡、居住區域、小區、工作性質,行動軌跡、診療情況等等,但接下來我們就碰到一個問題,發布這么多細節,什么樣的尺度才是合適的?比如說某地公開了病人的私家車車牌號,這樣真的合適嗎?”


        可以看到,技術的確為我們建構了堅硬的屏障,但它本身是冷冰冰的,沒有溫度。如何在建立屏障的同時,讓這個“屏障”本身也有溫度?在鄭磊看來,城市數字化的治理,歸根到底還是回到以人為本?萍嫉哪康木褪欠⻊沼谌嗣,讓人民生活更美好、更安全。因此,要把市民當成服務的對象,把服務融入管理之中。


        “比如,同樣是隔離,有些地方是直接上鎖,你出不來,也不能動。但上海是通過門磁,你開門的同時我就能用技術手段發現,接下來就是體現人的溫度的時候了。志愿者會馬上打電話過去問,不是問阿姨你怎么今天出門了、你不應該出門,而是問阿姨你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是要倒垃圾還是收快遞,我們馬上派人來。這就把服務融到里面去,仍然用了科技的力量,但在細節當中體現溫度感。如果你很生硬的,有技術就為所欲為,你有任何一舉一動我都要監控你,那被管理方一定覺得沒有溫度,我就是個被管控的對象,而不是被服務的對象。”鄭磊這樣說。


        湯嘯天也認為,如果我們把采集到的數據從人性化的角度,從為人民謀利益的角度去思考,設計一個個應用場景,把應用場景和人文理念結合起來,就可以使數據變得更有溫度。“比如說,針對獨居老人的安全問題,如果我們能夠從數據中檢測老人的生活狀態,及時予以幫助,這個場景就是值得開發和應用的。上,F在已經有這樣的項目,就是統計老太太家里的水表的數據。如果一個獨居老太太水表24小時沒有數據,為零狀態,非?梢,志愿者就應該投入服務。這個數據就傳遞了人與人之間愛的溫度。”


急救技能是當代“見義勇為”的新內容


        “公共安全體系的建立中,我們每個人既是受益者,也都是參與者。”突如其來的災害之外,日常生活中的小細節里,其實處處隱藏著“不安全性”:在馬路上走,多少人曾被飛馳而過的外賣車,或是迎面而來的未栓繩的寵物狗,嚇了一大跳?夏季跑步時,因為心臟驟停而突然倒下甚至猝死,這樣的新聞報道也是屢見不鮮……意外,隨時可能到來。與會專家們一致認為,在突發狀況下讓每一個生命都能得到最及時救護,更多的急救知識應當在全社會普及,不僅保護自己,同時也幫助他人。


        在湯嘯天看來,急救技能是當代“見義勇為”的新內容。“中國有54萬心臟驟停者,院外心肺復蘇成功率卻不到1%。這是因為猝死的黃金救治時間只有4分鐘,從目擊者打120求助到救護車抵達現場,平均卻需要9分鐘,而我們國內經過心肺復蘇培訓合格的公眾不到全國人口的千分之一。目前國內公共場所比如上海已經在車站、機場、地鐵站設有除顫器,我覺得遠期目標是,要像放滅火器一樣安放除顫器?蓡栴}是,有多少人能夠在關鍵時刻正確使用?所以我們說見義勇為不能僅僅依靠急中生智,當然急中生智很重要,但是如果你沒有相應的知識基礎和技能,這個智是生不出來的。”盧洪洲也指出,“其實除了傳染病以外,人類的很多疾病是和生活行為方式相關的,比如說高血壓、糖尿病、腫瘤等。讓老百姓每一個人都掌握健康的基本知識,是一個城市綜合能力非常重要的標志。”


        但是,現實中因見義勇為反被訛詐的情形也時有發生,讓熱心市民不免“畏手畏腳”。對此,湯嘯天認為,“城市要有人守護安全,而法律更要為守護者提供守護神。”據他介紹,在美國有《好撒馬利亞人法》,規定緊急狀況下施救者因其實施的是無償救助行為,如果給被救助這造成某種損害時應當免除責任,核心內容就是要保護那些無償的施救者。“根據我國國情,應當完善、保護、獎勵見義勇為行為的法律制度,使更多人能夠見義勇為進而見義智為。從今年1月1日開始實施的新修訂的《上海市志愿服務條例》里,明確有一些對于志愿者的保護性條款,比如針對與所從事的志愿服務活動相關的信息和培訓。就見義勇為的保障體系建設而言,除了認定、保護、獎勵、援助之外,還應當包括知識傳授、行為指導、心理疏導、法律服務等各個方面。見義勇為也是有成本的,降低見義勇為的風險是我們法律工作者應當做的一件事。”他這樣說。


        本次活動由上海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上海人民廣播電臺等單位主辦。

 

 

 

(來源:文匯APP 時間:2020年8月25日)

相關鏈接:http://wenhui.whb.cn/zhuzhanapp/xueren/20200825/367745.html?timestamp=1598489532739&from=timeline&timestamp=1598511879627

 

來源 ▏社聯科普處、文匯APP      編輯 ▏何大偉